《Cell》報告:NMN有效促進老化血管重生,增強肌肉生長(三)

為什麼這項研究引人注目?

NMN的潛力已經被發現5年多了,但是最近的這項研究十分引人注目,因為:

  • 在年老動物體內顯示了新的血管生成和生長,這與某些代謝標誌物的改善有很大的不同,那些改善可能是暫時的。
  • 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身體性能有如此顯著的提高,這實際上讓非常年邁的動物能夠像年輕時那樣表現。
  • 既然NMN能夠通過更新毛細血管的生長和增加血流量“逆轉血管老化”,可能有助於除了逆轉肌肉減少症外,還可逆轉心臟和神經系統問題。

請記住,隨著我們變老,我們動脈的硬化和萎縮不可避免地會導致耐力下降和肌肉損失。

但是在NMN實驗裏,隨著新的血管的增長,這一過程不是僅僅停止了,而是逆轉了

毛細血管的數量和密度與幼小動物相同。這不是一個暫時的現象,不會隨著身體的調整和體內平衡的出現而消失。

Sinclair博士說,同樣的機制也可以刺激大腦血管的生成,在那裏“缺氧和廢物的堆積”(毛細血管丟失的結果)“

引發疾病和殘疾的惡性循環”,比如帕金森和阿爾茨海默氏症。這可能就是為什麼在此類神經系統疾病的早期研究中證明服用NMN和NR是有效的。

Sinclair和他的團隊正在研究NAD+水準的增加是否也會刺激大腦血管的生成。

“任何通過血管健康促進肌肉健康的東西都可能非常重要,”巴克研究所的Verdin說,他每天服用NAD+的一種前體。

人們對任何能促進血管生成和治療心臟病的成分都非常感興趣。制藥公司在過去10年裏花費了數

十億美元測試各種產品。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失敗了。有趣的是,FDA堅持任何此類藥物都必須能

改善患者的運動表現。很容易理解為什麼辛克萊博士計畫將NMN作為一種藥物獲得批准。

一般說來,不同物種之間,在細胞表面受體等上層分子通路層面特異性較強,實驗結果互通性相對較弱。

也就是說,很多動物實驗證明有效的物質,結果在人體實驗裏毫無效果。

本文開頭我們也提到,在此之前就出現過數種具有延長生命潛質的藥物。比如雷帕黴素和二甲雙胍等,

這些藥物通過調節代謝等方式也間接實現了5%左右的壽命延長。只不過這些藥物的副作用比較明顯,

例如雷帕黴素本身就可引發糖尿病,治療二型糖尿病的二甲雙胍對胃有刺激,等等。

而NMN完全就是人體自產自銷的純天然物質,通過發酵/生物酶的方式製造,零污染,沒有副作用,

絕對安全。也於近期在日、美、澳等國際頂尖實驗室通過了人體一期安全實驗,現在正在進行相關的藥物研發。

藥理學專家認為,動物實驗的結果雖然往往並不能跟人體實驗結果一樣,但是在DNA複製及修復這類基礎

生命機制層面,一致性會高得多。尤其是同為哺乳動物的情況下,小鼠的數據基本上可以反映人類結果

考慮到人類的壽命長度,驗證NMN對延長壽命的實驗最少需要20-40年,因此等待人體實驗結果是不現實的。

基於對NMN的效能、生理機制和安全性的充分瞭解與認識,把NMN當作日常補劑來服用的,目前多為醫學及

生物化學方面的專家和科研工作者、醫生、營養學家,還有他們的父母家人、導師、學生,以及身邊的親朋好友。

在哈佛醫學院證實NMN具有逆轉血管老化的實驗報告出來以後,有個特別的人群開始關注NMN。

目前國外已經有很多自年輕時就有良好運動習慣的中老年健身達人開始採取分時段舌下含服的方式,獲得了非常驚人的效果。

不少人3個月左右即有明顯的肌肉增長和運動成績的顯著提高,五六十歲的前NASA工程師通過NMN配合增肌訓練,

7個多月後,發現自己比二十歲時更加精壯威猛,簡直不可思議。

山東濰坊一位馬拉松選手,48歲的(正高)研究員,原來一直都跑半馬,服用NMN兩個多月以後,第一次輕鬆跑完全馬,

順便把半馬成績提高了9分鐘。並且回饋說,跑全馬的過程中呼吸均勻,完全不累。接下來這位教授先生兼運動達人

每隔幾天就上微信群拍照打卡,用數據報告他10公里成績不斷提高的新進展。

他採取的就是平時每天兩粒基因港NMN9600(150mg/粒),訓練或比賽中適當加量並且分時段舌下含服的方法。

通過這些有著中年、高知標籤的運動達人親身實踐證明,NMN不但有助於提高運動成績,還能有效地緩解疲勞和肌肉酸痛,減少受傷,鍛煉後幫助身體迅速恢復。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