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憑什麼這麼火?

近年來,科研界的“抗衰寵兒”NMN聲名鵲起,鑒於其神奇的抗衰功效,不少品牌競相嘗試,渴望在新一波抗衰風口到來之前搶佔先機。

那麼NMN究竟是什麼?它憑什麼這麼火?

瞭解NMN之前,必須要科普一下NAD+。NMN是NAD+的直接前體,而NAD+是煙醯胺腺嘌呤雙核苷酸,它廣泛分佈於人體所有細胞中,參與上千種生物催化反應,是人體內必不可少的輔酶。

NAD+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遞減。從圖片中可看到,每20年,人體內NAD+會減少50%,40歲的時候,人體內NAD+含量只有兒童時期25%。

研究證實,NAD+與延緩衰老、延長壽命有著重要的聯繫。

2013年,哈佛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的科研團隊發現,通過口服攝取天然存在於體內的NAD+前體物質NMN,可以有效提高細胞內的NAD+含量,從而達到逆轉衰老的功效。

短短幾年,相關的學術論文紛紛出現,NMN具有抗衰功能已經得到科學界的權威認可。

隨後,在2016-2018年間,哈佛醫學院及華盛頓大學、日本應慶大學等世界頂尖科研機構均對NMM進行深入研究,分別從逆轉肌肉萎縮與提高體能、抑制衰老引起的認知能力下降,保護心腦血管等多個角度全方位再次強有力的證實了NMN於抗衰老方面的卓越效果。

這些發現使NMN迅速榮升為衰老醫學領域研究的重點與焦點。

多年來,已有近百篇論文發表於《細胞》、《自然》、《科學》等權威學術期刊上,對NMN的多樣功效及作用機制進行了詳細的闡述。

最令人驚喜的是,實驗結論還顯示,口服NMN帶來的NAD+回升,促使與人類相近的實驗動物小白鼠壽命延長了1/3左右。

 

而NMN本身就是人體內天然存在的物質,它存在於很多食物裏。說到這,肯定有人會問:既然存在天然的食物裏,那麼為什麼不能通過食物補充呢?

根據FDA等效原則,一個140斤的65歲以上的成年人,每天需要補充600mg NMN,如果要補充等量的NMN,則需要吃掉32-128kg毛豆,或者是54-240kg西藍花,因此,通過食物補充足量NMN是不現實的。

當下保健品市場魚龍混雜,真假難辨,在品目繁多的市場中,來複基因旗下 UltraCelixir™ NMN 更加注重安全性和吸收性。

 

來複基因旗下 UltraCelixir™ NMN 採用國際領先的生物酶法工藝提取,專為亞洲人體質量身打造,純度高達99.8%

其次,市面上大多數NMN屬於胃溶膠囊,而NMN在胃酸作用下難以穩定存在,若NMN進入人體後在短程的胃液中分解,那麼吸收效果將會降低到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而且容易引起胃部不適、上火等副作用,進而產生“營養流失”現象。而 UltraCelixir™ NMN 採用腸溶膠囊包裝,將NMN運輸到主管吸收和消化的小腸,不僅能夠避免被胃酸侵蝕,而且吸收效果是胃溶吸收效果20倍以上

此外,UltraCelixir™ NMN 複合添加的高純度富硒酵母,是迄今為止國內最高效、最安全、營養最均衡的補硒製劑。而硒與人類的健康密切相關,它能起到預防和抑制腫瘤、抗衰老、維持心血管系統的正常功能的作用。

適合人群

✦ 高壓工作人群

✦ 睡眠品質低,精力不足人群

✦ 熬夜人群

✦ 皮膚暗沉鬆弛人群

✦ 亞健康人群

✦ 有較強健康管理意識人群

 

NMN科普,藥神級重磅題材全面梳理

人類一直都在追求青春永駐,長生不老的路上披荊斬棘,既有西方哲學所發出的生命天問的理論體系,也有自秦始皇開始的歷代帝王煉丹服藥的實踐行動,更有今人大手筆的科學研究。
2020年已經到來,回首2019年,抗衰老、重返機體青春的市場火爆異常,這其中最亮眼的當屬抗衰因數NAD+家族的各種保健品了,包括NR、NMN、NADH這些,這其中的來龍去脈,非常有必要深挖和盤點一下。NAD+全稱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是人體內一種輔酶,據說跟衰老關係密切。因為科學家發現小鼠和秀麗隱杆線蟲等動物隨著年齡的衰老,體內NAD+的水準都下降了,人體試驗中也有類似發現。於是他們想到,提升NAD+水準或許能對抗衰老。
根正苗紅NMNNMN是煙醯胺單核苷酸的簡稱,它是人體內固有的物質,在人體中NMN是NAD+的前體,其功能是通過NAD+體現。NAD+全稱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存在每一個細胞中參與上千項反應。當人體中的NAD降低就會帶來身體一系列亞健康問題,從而導致衰老甚至死亡。想要實現我們“長生不老”的願望,補充和提升我們體內NAD的含量就是必要的。而NMN是補充NAD+最科學有效的方式。
NMN研究歷史NMN應用研究歷史已有7年。2013年經哈佛大學保羅·格倫衰老生物學中心實驗證實,NMN能夠將哺乳動物壽命延長30%以上。
哈佛醫學院David Sinclair教授和他的團隊研究發現,補充的NMN進入到細胞內部之後,再消耗一個ATP,就形成了NAD+分子,這樣能有效地增加NAD+在體內的含量,從而幫助人類自身修復DNA的損傷、延緩衰老。隨後《細胞》、《自然》、《科學》等權威學術期刊中,關於NMN的研究報導紛至遝來,研究發現,補充NMN後,試驗動物的壽命被延長了30%以上。NMN抗擊衰老被《時代週刊》評定為2019年生物學三項重大突破中第一位,今年NMN被評為2020年全球十大科技突破之一,如此殊榮,實實在在彰顯了它的偉大。

歷史消息面:

傳媒大亨默多克斥資5億美元建立了長壽和健康飲食研究中心;
穀歌投資Calico公司20億美元以實現其”挑戰死亡”的使命;
Facebook 小紮夫婦承諾出資30億美元來消滅疾病;
甲骨文創始人在抗衰老研究上投資3.7億美元;
比爾·蓋茨早在幾年前就表示自己的朋友在服用NMN來延長壽命,他自己也打算嘗試服用;
2014年李嘉誠在嘗試了NMN後,投資了ChromaDex公司2500萬美元;
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也在花鉅資食用“長生不老藥”。
“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巨頭公司麥克萊恩(McLane)幾年前就已經與NMN生產公司達成戰略合作,所以說巴菲特在認可了這個產品能夠給自己帶來健康的同時,也認定了這個產品的未來。
華爾街知名投行美銀美林分析:“延長人類壽命”的市場規模將在5年後突破5000億美元李嘉誠、巴菲特各大巨頭爭相加入以Herbalmax瑞維拓為代表的NAD+補充劑領域,富豪們買單續命,也就不足為奇。這也正驗證了蘋果之父喬布斯的那句經典:沒有人想死,哪怕是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著上天堂。
抵抗衰老延長壽命,不光是上層精英追求的願望,對於普羅大眾而言同樣無限嚮往,抗衰市場的想像空間足夠巨大。
幾天前賭王何鴻燊去世,享年98歲,近百歲的高齡完成了自己傳奇的一生。據報導稱2009年後,何鴻燊幾乎都靠打NMN續命,每日費用高達86萬元,從死神手中搶回的10多年壽命,醫療費花去令人乍舌的1.7億。
NMN不僅是號稱長生不老的神藥,更是一個重磅級別的題材。
人生既不能延長,也沒有讚美。既然這樣,就覺得不如做些想都沒想過的事,當做回憶也好啊。             -by 伊阪幸太郎

NMN真的可以抗衰老嗎?

NMN的抗衰老作用,是2014年由哈佛大學的大衛·辛克萊爾實驗室初步發現的。並在2016-2018年間由哈佛醫學院、華盛頓大學、日本應慶大學等世界科研機構分別從逆轉肌肉萎縮、提升體能;抑制衰老引起的認知能力下降;逆轉血管死亡、保護心腦血管功能等多個角度全方位證實了其抑制衰老,延長壽命的顯著效果。

 

這些發現使ACMETEA W+NMN迅速成為衰老醫學領域的研究焦點,短短幾年間已有發表於《細胞》、《自然》、《科學》等威望學術期刊的近百篇論文對其功效及作用機理進行了詳細闡述。其中NMN相關的研究已經得過多次諾貝爾獎了。

 

 

ACMETEA W+NMN究竟是什麼呢?為什麼能夠抗衰老?

 

研究發現,NMN是體內的一種關鍵性輔酶NAD+的前體物質。NAD+既是細胞內DNA修復系統的重要原料,也是細胞核與負責能量合成線粒體間的關鍵聯絡因數。同時,人體內NAD+含量與具有延長壽命和抑制衰老作用的sirtuins蛋白家族的活型密切相關。人體各種所需物質都需要輔酶來合成。關於ACMETEA W+NMN的逆衰、抗衰老作用,其實都是在基於NAD+合成後的輔助功能。

衰老的核心機制是細胞基因受損和線粒體能量生成減少,導致細胞提前凋亡或者活.力下降,引起癌症、尿糖病、心血管疾病、癡呆等很多疾病因人體衰老而發病率增加。

NMN是人體固有的代謝產物,它可以直接轉換為關鍵性輔酶NAD+。NAD+是人體近一半代謝活動不可或缺的物質,但隨年齡增長而快速下降。所以服用ACMETEA W+NMN可將NAD+水準提高,從而使細胞的能量水準和基因修復能力恢復到年輕態,達到延緩甚至逆轉衰老的效果。因此,從原理上講,ACMETEA W+NMN抗衰老是真的。

 

ACMETEA W+NMN通過NAD+解放衰老的八大科學支撐:

 

①激發長壽蛋白(NAD+激發sirtuins1-7長壽蛋白家族)

 

②強抑制氧化(NAD+多途徑激發細胞抑制氧化防禦,消滅人體有害自由基)

 

③促進DNA修復(NAD+參與修復DNA損傷,減少基因突變)

 

④提升神經活型(NAD+促進神經元的分泌與代謝活動)

 

⑤增加染色體端粒長度(NAD+激發端粒酶,修復端粒,延長端粒)

 

⑥優化細胞代謝(NAD+參與細胞的物質和能量代謝)

 

⑦提升免.疫力(NAD+參與細胞的物質和能量代謝)

 

⑧提升人體染色體穩定性(NAD+維護染色體結構的穩定性,降低細胞癌變風險)

 

人體衰老主要來源於DNA的損傷和NAD+的慢慢缺失

 

人體之所以會慢慢衰老,在科學的不斷深入後,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DNA的損傷和NAD+的慢慢缺失會讓人體衰老,而NAD+的流失是讓DNA損傷加速的重要因素,所以NAD+於人體衰老有著密切的聯繫,抗衰老的關鍵也就在NAD+上了。

 

正是由於nmn作為NAD+的前體,可以讓其在細胞內的數量增多,因此,ACMETEA W+NMN具備直接從根本上抗衰老的作用。哈佛大學教授抗衰老研究主任 David A. Sinclair教授首次證實了nmn的抗衰老作用,只是簡單地給小鼠從食物中攝入了nmn後,發現小鼠的衰老速度降低到了自然狀態的三分之二,這就意味著其壽命將會延長30%以上。

 

NAD+在衰老機理中的重要性!

 

2019年最新的衰老生物學研究彙編中,總結了幾十年來衰老研究中的兩大核心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提到了隨著年老,細胞內NAD+水準下降可能是衰老的機理之一。在如此高度概括的學術總結裏提到NAD+,可見NAD+在衰老機理中的重要性。

 

NAD+參與細胞內的反應非常廣泛,多達上千種,包括能量代謝(energy enzyme activity,energy production)、染色體的穩定(chromosome stability )、DNA的修復和長壽蛋白sirtuins的激發,而且NAD+是一種消耗型的物質,大多數這樣的反應都需要通過消耗它來維持正常運轉。其中特別是長壽蛋白家族的激發,包括sirtuins 1~7,是核心的longevity mechanisms長壽機理。

 

所以,NAD+非常重要。研究也表明,隨著年齡的增長,NAD+的合成是逐漸減少的,消耗是逐漸增加的,因此NAD+的總量越來越少。這種減少又和衰老與疾病有很強相關性。

 

前面是機理推斷。那麼通過積極的干預,即補充ACMETEA W+NMN來驗證NAD+是否真的在衰老過程中扮演重要的作用?

 

結果大量的動物實驗表明,通過提升NAD+水準,的確多方位提升了健康品質,延緩了衰老症狀。涉及的面是很廣的,包括神經系統、肝腎、血管肌肉的健康改良等等。另外,補充NAD+的方式包括運動和飲食限制、還有ACMETEA W+NMN補充劑。

 

研究發現, NMN能夠顯著改良小鼠與年齡相關的生理衰退, 如抑制年齡相關的體重增加,增強能量代謝,改良胰島素敏銳性和血漿中脂質分佈,改良眼部功能;NMN通過組織特異性方式預防年齡相關的基因表達變化,並且增強骨骼肌中的線粒體的氧化代謝,至少部分地介導其抗衰老作用。

 

研究表明,在大鼠體內,作為抗老化候選化合物的NMN比Nam保留時間長。因為Nampt被 NAD+抑制,Nam不通過Nam→NMN→NAD+途徑轉化為NAD+,而是通過Nam→煙酸(NiA)→ 煙酸單核苷酸(NaMN)→煙酸腺嘌呤二核苷酸 (NaAD)→NAD+途徑製備NAD+;另一方面,來自NMN的NAD+合成不受細胞NAD+水準的調節,因此NAD+的增加更為容易。根據代謝控煙醯胺單核苷酸作為NAD+補救途徑中的中 間體,具有抑制氧化、減少氧化應激的作用,特別是在抗衰老方面,NMN可以減緩生物體的生理衰退,增強能量代謝,延長壽命。鑒於 NMN是人體內源性物質,安荃性較高,且熱穩定性較好,因此NMN作為活型物質在功能食品領域開發中具有廣闊前景。

 

ACMETEA W+NMN調節細胞存活和死亡、維持氧化還原狀態等。近期研究發現,通過調節生物體內NMN的水準,對心腦血管疾病、神經退行性病及老化退行性疾病等有較好的冶療和修復作用。

 

 

NMN—-21世紀的長生不老藥

NMN—-21世紀的長生不老藥

 

衰老就如每天落下的夕陽,無法改變。在生命衰老這件事情上,古有秦始皇派徐福尋找長生不老藥,今有各種奇方怪法想要延年益壽。

而今年的疫情將一種神奇的、可以增強機體活力的、延長壽命的物質推向了風口浪尖。近日,由於氣溫的降低,全球範圍內,疫情又再一次有小範圍的波動。特此小編查閱了專業的文獻,瞭解了這一物質之後,特意撰寫文章,為大家詳細介紹,到底是什麼可以在提高抵抗力,抗衰老,延長我們的壽命???

 

神奇物質到底是什麼?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美國不幸淪為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同時美國作為醫藥強國也沒就此放棄,在不斷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面臨不斷升級的疫情,從“神藥”瑞德西韋被證實效果有限,到特朗普堅定站隊的羥化氯喹-阿奇黴素聯合療法“毒性”坐實,各大制藥巨頭牽頭的藥物臨床試驗正接連受挫。

而就在4月20日,美國知名“內科聖手”,哈弗大學醫學博士羅伯特.休伊贊佳醫生發表了一篇震動醫學界的病例報告:一位55歲的新冠肺炎白人患者在被確診的第12天晚上,(此時已因呼吸困難、高燒39.4℃轉為重症),通過接受基於NMN的雞尾酒療法,在用藥12小時後其免疫水準竟提升了85%,2天後發燒頭痛、胸悶乏力等典型症狀明顯好轉,用藥10天後檢測即轉為陰性,成功出院。

NMN是什麼?

NMN 全稱為β-煙醯胺單核苷酸(英文名β-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簡稱 NMN),存在於部分水果蔬菜和禽肉當中,是人體內自然存在的物質,在細胞內可轉化為 與人體新陳代謝相關的重要輔酶 NAD+。研究證實細胞內 NAD+含量會隨著年齡的增加而減少,外源性補充 NMN 被認為具有強化人體細胞功能的作用。

 

 

NMN 的主要作用是作為人體內 NAD+生物合成的中間體,在生物合成 NAD+的過程中,NMN 是細胞核來源的煙醯胺單核苷酸腺苷轉移酶 1(NMNAT1)和線粒體來源的煙醯胺單核苷酸腺苷轉移酶 3(NMNAT3)的重要底物。研究發現 NAD+水準隨著年齡的增加穩定地衰減,導致代謝的改變和疾病易感性的增加;在年老或疾病動物中恢復 NAD+水準能促進健康和延長壽命。臨床前研究表明,NMN 在心髒和腦缺血、阿爾茨海默病、飲食和年齡引起的 2 型糖尿病和肥胖症中具有多種藥理作用,這些都與 NAD+的缺乏有關。口服 NMN 代謝的臨床試驗大多仍在進行中,目前唯一一項公開發表結果的 NMN 人 體臨床試驗證明,單次口服 NMN 100、250、500mg 均不會引起臉紅、胃腸道反應等副作用,且 NMN 會被人體高效代謝,不會引起任何明顯的有害影響。

 

NMN引起的研究“熱潮”

早在1904年,Arthur Haden爵士就已經發現了NAD+

 

目前,美國、日本等國家已有多種補充 NMN 產品作為膳食補充劑或健康食品進入市場,並銷往多個國家和地區,未見任何食用後出現不良反應的報告。

為研究 NMN 對人體生理的影響及安全性,多項以 NMN 為對象的人體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中。

 

2005 年,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斯分校今井真一郎教授啟動了 NMN 持續研究工作; 

2009 年,上海第二軍醫大學繆朝玉教授NMN 治療腦卒(中風)專利; 

2011 年,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斯分校今井真一郎教授與日本 OYC 共同開發 NMN,成功做出小樣; 

2013 年 12 月,哈佛醫學院 David Sinclair 教授在《Cell》發表關於 NMN 逆轉衰老 的論文,並成立 Metrobiotech 公司,計畫開發 NMN 抗衰老新藥。 

 

2016 年,日本慶應大學及華盛頓大學聯合開展了 NMN 的人體臨床試驗,通過評估代 謝相關參數討論 NMN 作為功能性食品的潛力。試驗以 40-60 歲健康男性為對象,分為兩 個階段,第一階段評估單次服用 NMN 的安全性,第二階段評估長期(8 周)服用 NMN 的安全性,暫未發佈不良反應或安全性問題的報告。

 

2017 年,日本廣島大學的 Fumiko Higashikawa 等開展臨床試驗研究長期口服 NMN 的安全性及對人體健康的影響。設計為平行隨機雙盲試驗,健康受試者以 100mg/d、 200mg/d 劑量口服 NMN,連續 24 周,測量血清血漿中各項參數,記錄不良反應數量及 發生率,暫未發佈不良反應或安全性問題的報告。此外,華盛頓大學藥學院正在進行膳食補充劑 NMN 對女性代謝影響的臨床試驗,受試者以 250mg/d 劑量每日口服 NMN 膠囊,為期 8 周,暫未發佈不良反應報告。2020 年 3 月 31 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將 NMN 列入“非醫療清單”,即允許其在食品 生產中使用。

 

NMN如何實現“長生不老”

 

科學研究發現NAD+具有明顯的抗衰老效果,NAD+是一種參與數千種細胞過程的關鍵輔酶。人體95%能量需要NAD+的轉化,參與人體內逾50%的代謝活動,可有效防止細胞異變和凋零。

 

 

 

NMN:基礎知識、益處和最新研究

NMN:基礎知識、益處和最新研究

煙醯胺單核苷酸(NMN)是促進長壽和身體健康的重要化合物。NMN最著名的功能之一是它能夠快速轉化為NAD(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

NAD(氧化形式也稱為NAD+)是一種存在於身體每個細胞中的輔酶。然而,眾所周知,它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衰落。保持NAD+水準升高,特別是在晚年,可以促使細胞更健康,抗擊衰老,並降低患各種疾病的風險。

 

        NMN:基礎知識           

由於NMN是NAD+的前身,為身體提供充足的NMN是促進NAD+水準有效方法。

保持NAD+水準可以減少細胞衰老,降低患慢性病風險。輔酶1還參與調節Sirtuins,這是蛋白質家族,在長壽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以前認為NMN必須首先轉換為NR(尼古丁醯胺核糖苷)。然而,在2019年發現,一種名為Slc12a8的特定NMN轉運體允許NMN直接進入細胞並快速轉換為NAD+。

NMN分子是維生素B3(煙酸)的親戚,它們存在於一些食物中,但是食物中的NMN含量是非常少的。

 

NMN的好處和最新的研究       

除了直接提高NAD+水準外,NMN還因其對減少各種疾病和改善健康標誌物的影響,科學界對NMN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到目前為止,所有關於健康結果的研究都與動物有關,因為人類臨床試驗仍處於起步階段。

1.促進長壽

NMN最重要的好處在於其對促進長壽的影響。隨著年齡的增長,能量的產生和線粒體功能下降,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體內各種細胞和器官中NAD+的水準下降。

衰老細胞最終被迫進入細胞衰老,這意味著細胞停止分裂並失去功能;衰老細胞在衰老和疾病過程中起著重要作用。通過補充NMN提高NAD+水準,可以減輕細胞衰老的影響。

由於NMN是NAD+的主要前體,補充NMN是減少隨著年齡增長而發生的細胞和線粒體下降和功能障礙的有益方法。

2.改進的認知功能

NMN已被證明可以改善阿爾茨海默氏症(AD)的認知標誌物和潛在原因。在AD等神經退行性疾病中,大腦中NAD+的減少會導致線粒體功能受損。通過NMN補充NAD+商店有助於防止這種情況。

2016年4月發表在《大腦研究》上的一項研究也發現,NMN可以抑制澱粉樣蛋白生長;澱粉樣斑塊的積累是AD病理學的顯著特徵。

在2019年6月發表在Redox生物學上的一項研究中,接受補充NMN的年長小鼠在神經血管健康、空間工作記憶和步態協調方面有所改善。

由於微血管功能障礙在認知衰退的發展和進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通過NMN改善神經血管健康可能對癡呆症和AD等疾病具有預防和治療潛力。

3.減少肥胖

雖然肥胖症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但隨著新陳代謝放緩,身體組成發生變化,老年人特別容易受到與年齡相關的體重增加的影響。

肥胖人群的NAD+水準和ATP產量都有所下降;通過NMN補充NAD+可以幫助扭轉這種情況,同時改善代謝途徑,以保持健康的體重。

在2016年12月發表在《細胞代謝》上的一項研究中,在接受100或300毫克/千克劑量NMN12個月的小鼠體重分別下降了4%和9%。NMN沒有降低食欲。相反,它通過增加能源支出和氧氣消耗來發揮作用。

由於肥胖是其他幾種慢性病的主要風險因素,包括糖尿病、心臟病、癡呆症和癌症,NMN可能是降低這種風險的有用方法。

4.改進代謝標記

往往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的代謝標誌物包括葡萄糖和胰島素控制以及脂質剖面圖,這些都是糖尿病和心臟病的危險因素。

在前面提到的2016年細胞代謝研究中,與體重相匹配的對照組相比,服用NMN補充劑12個月的小鼠胰島素敏感性顯著提高。

一項類似的研究發現,用NMN補充糖尿病小鼠可以顯著提高葡萄糖耐受性,提高NAD+濃度,並提高胰島素敏感性。

然而,短期補充NMN並沒有改善空腹血糖,這表明可能需要更長的補充期才能看到好處。

5.改善生殖健康

最近發表在2020年2月《細胞報告》上的一項研究發現,接受低劑量NMN的育齡雌性小鼠提高了出生率,縮短了懷孕時間,並改善了試管受精結果。在這裏閱讀更多關於該研究的結果。

由於肥胖是不孕症的危險因素,補充NMN對生殖健康的一些好處可能與其減少肥胖的特性有關。

 

 

        NMN的安全性和副作用        

眾所周知,目前市場上最暢銷的營養健康品NMN其核心功效是抗衰老,即通過提升人體NAD+含量來干預人體衰老的生理進程,NMN是NAD+的直接前體 。但是人們也知道,抗衰老核心分子NAD+有五種前體,包括煙酸、煙醯胺、色氨酸、NR和NMN,而NMN是其中最晚被人們所知曉的。

其餘的四種NAD+前體之所以沒有被大規模的研發成抗衰老產品,是因為這幾種前體在實際運用中存在問題。比如煙酸、色氨酸和煙醯胺等運用到人體中都對人體有副作用,煙酸會導致人出現潮紅,煙醯胺長期服用會抑制長壽蛋白的活性,從而引起肝臟中毒。而NR雖然不會對人體產生副作用,但是它在轉化的過程中會受到轉化酶的制約,NR轉化為NAD+過程中不可缺少的兩種酶在人類的線粒體中不存在,同時,NR更多的是轉化為煙醯胺,轉化的效果不太理想。

那麼,同為NAD+的前體,NMN有副作用嗎?會受到限制性因素影響嗎?答案是沒有。NMN是人體自身內部合成的一種小分子物質,廣泛存在於人體細胞,以及人們日常食用的食物當中,攝入NMN不會對人體造成危害。當然,這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畢竟人體的源性物質很多,另外幾種前體在人體內也有存在。

NMN不會對人體產生副作用的關鍵在於,NMN能夠直接進入細胞,並迅速被人體吸收,轉化為NAD+產生效果,而且在轉化的過程中不會對人體內其他酶的活性和其他的生理活動造成影響,所以我們說NMN是NAD+的直接前體。

 總結 

1.NMN是NAD+的前體,NAD+是身體所有細胞中必要的輔酶,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減少,並導致許多與年齡相關的疾病。

2.補充NMN的主要好處包括促進長壽、減少肥胖、改善代謝標誌物、認知功能和生殖健康。

3.NMN已被證明對人類是安全的。

多位哈佛教授力薦的“長生不老藥”NMN能吃嗎?

挾“哈佛長生不老藥”的名頭C位出道,受多位哈佛教授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加持,據說能讓人的身體機能從八十歲重回二十歲,這些都是對β-煙醯胺單核苷酸(NMN)這種膳食補充劑的描述

在形容詞整體貶值的語境下,“延年益壽”已經是各類膳食補充劑的標配,但“長生不老”還是顯得有點位高權重。NMN的支持者相信它能調節體內的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水準,但在競技場內廝殺的不止NMN,光是針對NAD+途徑的就還有一堆兄弟姐妹。

NMN是實至名歸還是德不配位?這要從NAD+說起。

NAD+幫助抗氧化,

輔助與長壽有關的蛋白

NAD+又名“輔酶I”,早在1906年,兩名生物化學家發現該物質能促進酵母提取物中的酒精發酵,是一種全新的輔助物質,因此贏得了1929年的諾貝爾化學獎。

到1936年,奧托·沃伯格(Otto Warburg,發現了腫瘤快速且浪費地利用能量的“沃伯格效應”並以他的名字命名)發現了NAD+在能量代謝過程中的功能:NAD+和它的還原形式NADH能通過在氧化和還原形式之間的轉換,將電子從一個反應帶到另一個反應,促進反應完成。

需要利用NAD+ / NADH的生化反應包括酒精代謝、糖酵解、糖異生、脂肪酸代謝和三羧酸迴圈等等。三羧酸迴圈就是那個長得像麥田怪圈一樣,擁有讓人一背完就忘記的魔力的代謝通路,它是聯繫糖、脂肪和蛋白質代謝的樞紐。同時,NAD+/NADH對維持細胞內的還原性環境,抵抗氧化損傷有重要意義。

讓人一背完就忘記的三羧酸迴圈丨wikipedia

除了在氧化還原方面的作用,NAD+還是一些蛋白所需的輔酶,這些蛋白包括與DNA修復有關的PARP家族蛋白,與鈣平衡相關的CD38和CD157蛋白,以及跟長壽有關的Sirtuin家族蛋白等。

Sirtuin蛋白成抗衰老研究熱點,

也捎上了NAD+

值得說一下的是Sirtuin家族蛋白,它是一類去乙醯化酶,在人類中發現了7種,分別名為SIRT 1~7。這些蛋白在調節晝夜節律和生物鐘、維持骨骼肌健康、改善肝腎功能和代謝等方面展示出潛力。

目前關於SIRT1的研究最多,人們認為SIRT1失調與和衰老相關的心血管疾病、神經退行性疾病和癌症有關。有研究認為,調控Sirtuin家族蛋白可能延長生物的壽命,機制可能與卡路里限制有關。

卡路里限制,也即降低攝入的食物熱量,在一些模式生物(比如酵母、果蠅、線蟲等)中顯示出延長壽命的效果,雖然具體機理並未十分明確,甚至存有爭議,但這並不妨礙人們開始關注輕斷食的概念。

在人類中的研究尚不太多,2018年一篇發表在《細胞》子刊上的論文顯示,幾十名健康成年人進行長達兩年的15%卡路里限制後,身體基礎代謝水準減慢,系統性氧化壓力降低,身體中與衰老相關的生物標誌物也有改善。對於每日熱量攝入建議為兩千千卡上下的人來說,15%的卡路裏差不多是一份中杯星冰樂的量——是要生命的長度還是厚度,這是個抉擇。

這些有限的證據讓Sirtuin成為抗衰老研究的寵兒,而多個Sirtuin蛋白進行代謝活動時都要消耗NAD+,因此NAD+也乘著該領域進展的東風,在21世紀老樹逢春爆出一蓬蓬論文來。

NAD+隨年歲增長而減少,

缺了就補

人們發現,隨著年歲增長,生物體內的NAD+含量會降低,對於中年鼠或中年人來說,體內的NAD+都只有他們年輕時的一半,這可能導致依賴NAD+的Sirtuin和PARP蛋白活力降低。

而實驗顯示,給年老小鼠施用NAD+前體(可以在體內代謝為NAD+的物質)能提高小鼠的健康和精力,改善胰島素敏感性和線粒體活力,降低幹細胞衰老等等。這麼好用,秦始皇聽了都要補充NAD+!

事實上,近些年對於NAD+的研究熱情,很大部分正是集中在如何安全有效地在人體內提升NAD+水準,以及將動物實驗中的積極結果在人體試驗中重現。

那麼怎麼提升NAD+?簡單點就是直接吃,粗暴點就是往血管裏打。問題是,直接吃進去的NAD+扛不過胃酸的煎熬,難以通過口服吸收;而另有數據顯示,通過靜脈注射進去的NAD+在血漿中的濃度會和在尿液中的濃度同期升高,最後可能就是涓流入海白忙一場。

直接補NAD+效果不好,

改為提供原料

明修棧道不行,那就暗度陳倉。如果直接給細胞塞NAD+塞不進去,那麼換成給細胞提供NAD+的建造材料,或許能提高NAD+產量?

這些建築材料就是能在體內代謝成NAD+的前體,包括前面提到的β-煙醯胺單核苷酸(NMN)、色氨酸(Trp)、煙酸(NA)、煙醯胺核糖(NR)和煙醯胺(NAM)這一堆兄弟姐妹,它們通過三條不同的途徑生成NAD+,即從頭合成途徑、Preiss-Handler 途徑以及拯救途徑。

從頭合成途徑利用從食物中攝取的色氨酸經過多個步驟合成NAD+,Preiss-Handler途徑利用的是從食物來的煙酸。而拯救途徑指的是NAD+被Sirtuin、PARP和CD38等蛋白利用後,身體被掏空變成了煙醯胺,後者經由某種酶催化變成NMN,然後再被酶重新催化成為NAD+。

其中,拯救途徑所需的步驟比另外兩種途徑都少。有研究顯示,拯救途徑受損的小鼠肌肉中的NAD+要比對照組少85%,暗示拯救途徑可能是體內合成NAD+的重中之重

NAD+的主要合成途徑

在補充前體時還要考慮一個問題:前面提到的幾種途徑,每個步驟都需要特定的酶。各個器官能接觸到的前體和對NAD+的需求不同,所以它們正常表達的代謝NAD+的酶也不同。

比如說,雖然大部分酶都在肝臟和腎臟中表達,但拯救途徑中催化NR/NMN的NRK2就幾乎只在骨骼肌中高度表達,而在肝、腎、小腸等器官中低到檢測不出。如果大量攝入某種前體,需要NAD+的器官卻沒有表達合適的酶來處理這些前體,那麼輸入再多膳食補充劑也難以精確在目標處提高NAD+的產出。

NAD+原料很多種,補哪個好?

綜合來講,好的前體要能提高目的器官內NAD+的量,轉化利用率高,副作用毒性低,最好還不是特別貴。檢驗藥物的金標準是臨床試驗——哦,市面上的NAD+補充劑大多是作為膳食補充劑,不屬於藥物,也就不需要提交臨床數據給食品藥監局批准。

而且直到2018年6月,“衰老”才被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是種可以加以干預和治療的狀態,在此之前較難直接和籠統地作為臨床試驗的適應症——那就看看旁敲側擊的試驗吧:

煙酸(NA)不一定有效,也不一定安全

2020年6月,《細胞》子刊報導了採用NA作為NAD+前體來治療線粒體肌病的臨床研究,這是第一篇採用NA作為NAD+前體的臨床研究報導。

線粒體肌病是由線粒體缺陷導致的多器官疾病,患者常有系統性的NAD+缺乏。該研究試圖研究補充NA對患者骨骼肌細胞產生的影響。受試患者每日服用NA,劑量從250毫克到最高1000毫克,持續最長10個月(對照組是4個月)。結果顯示,服用NA的患者血液中NAD+均有提升,有的提高到8倍!而且患者服用NA後骨骼肌內的NAD+達到了健康對照組的水準。

這是很積極的消息,但大劑量攝入NA(超過30毫克)可能出現副作用,超量(1000毫克)攝入更可能引發低血壓、噁心、腹痛、視力受損、眼睛積液、高血糖等不良反應。普通人很容易從食物中補充NA,額外攝入可能需要小心過量。

更要指出的是,文中的數據顯示,健康對照組骨骼肌中的NAD+並未明顯提升,說明補充NA不一定能直接進入目的細胞成為NAD+的原料,而是要經過其他步驟,進入系統NAD+的合成途徑後再分配。

因此通過NA補充NAD+不是最行之有效且安全的方法。

煙醯胺核糖(NR)作用有限,保健效果存疑

另一個被研究得較多的前體是NR,涉及臨床試驗的論文有近十篇,它們大部分都表明NR能提升血液的NAD+,但不能提升肌肉中的NAD+水準。在動物試驗中獲得的關於能量代謝、胰島素調節和心肺功能的正面效果,少有能在人體試驗中得到重複的。

總的來說,NR對於NAD+的生理效果調節有限,直接補充或能提高NAD+,但不一定能在對的時間出現在對的地點,整體保健效果存疑。

β-煙醯胺單核苷酸(NMN)作用還不明確

 

而有“長生不老藥”之稱的NMN,雖然在小鼠實驗中也能提升NAD+水準,但我們的目的不是製造凍齡美魔鼠。

 

NMN在人體中的臨床研究結果寥寥,目前只有一篇今年2月發表在《內分泌雜誌》上的論文,報導了日本科學家在2016年開啟的一項一期臨床研究。試驗方法是讓10名40~60歲的健康男性口服100、250和500毫克NMN,5小時後採集血液和尿液做檢查。

 

結果顯示,口服NMN並未對心率、血壓、血氧、體溫等產生明顯影響,也未給視力和睡眠帶來顯著變化。而最關鍵的數據——組織和血漿中的NAD+水準,該研究直說沒有測量, 敬請期待後續研究……好吧,臨床一期主要是看安全性,文章主打的結論是“數據表明一次口服500毫克NMN是安全的”

 

至於後續研究,目前正有幾項關於NMN的臨床試驗在美國和日本進行,其中至少有2項二期臨床試驗,NMN在人體中的效果,說不定很快就會揭曉。不過這是抗衰老研究,猶如阿克琉斯與烏龜賽跑,也說不定會永遠進行下去……

 

 

那麼NMN是不是長生不老藥?現在還不知道。

 

吃吃NMN有沒有危害?“數據表明一次口服500毫克NMN是安全的。”

 

值不值得吃?看願意花多少錢了。為NAD+補充劑帶貨的名人中,多有李嘉誠或者潘石屹這種咖位的,人家想吃人參果都可以吃一個扔一個。網上能買到的NMN價格不一,幾十上百塊錢一粒也不算便宜。不過千金難買我高興,那15%卡路里限制省下來的奶茶錢不用也是閑著,流年不利,你開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