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內、細胞自身也具備NMN內源合成能力

01NMNMN合成原理N合成原理

1分子煙醯胺和1分子5-磷酸核糖基-1-焦磷酸(PRPP)在煙醯胺磷酸核糖轉移酶(NAMPT,或NAMPRT)催化作用下生成1分子NMN和1分子焦磷酸(PPI)。除煙醯胺可生成NMN,1分子煙醯胺核苷(NR)在煙醯胺核苷激酶(NRK)催化下磷酸化生成1分子NMN。

圖:NMN 的合成與轉化

PNP:嘌呤核苷磷酸化酶

NRK:煙醯胺核苷激酶

QPRT:喹啉酸磷酸核糖轉移酶

NAPRT:煙酸磷酸核糖轉移酶

NAMPT:煙醯胺磷酸核糖轉移酶

NMNAT:煙醯胺單核苷酸腺苷醯轉移酶

人體中的NMN在經NMNAT酶催化後,生成NAD+,利用後的 NAD+被降解為NMN前體NAM,經過NAMPT催化再度生成 NMN、NAD+……如此一來,NAM、NMN、NAD+可在體內進行一定程度的回收再利用,保障了細胞內NAD+基本供應。

02NMN合成酶、消耗酶的組織特異性

由上文可知,NMN由NR或NAM合成,在合成NAD+時被消耗,該過程主要涉及3種酶:NMN合成酶NAMPT、NRK與NMN消耗酶NMNAT,研究發現,它們具有一定組織特異性。

NAMPT與NRK 

NAMPT在體內廣泛存在,但組織間表達水準有較大差異。在腦和心臟,NAMPT活性高,因其介導的NAM→NMN→NAD+合成途徑是主要NAD+來源;在骨骼肌, NRK活性占主導,其介導的NR→NMN→NAD+合成途徑NAD+的主要來源,與此一致的是,慢性 NR 補充引起肌肉的NAD+水準增加,但在大腦或白色脂肪組織收效甚微。

NMNAT

NMNAT分為NMNAT1、NMNAT2、NMNAT3幾種亞型。小鼠組織代謝譜表明,除血液外,大多數組織中NMNAT活性不太受限制,要顯著高於NAMPT酶活性。因此,NAMPT酶可視作由NAM合NAD+過程中的限速酶(或“關鍵酶”),而NMNAT則不是。

03NMN的轉運和轉化

NMN的轉運和轉化

口服或注射進入體內的NMN,如何被攝取轉運,是備受爭議的論題。一些科學家認為,NMN可能需要在細胞外降解為更容易穿透細胞膜的產物,隨後進入胞內,例如通過細胞膜表面CD73轉化為NR,隨後經平衡核苷轉運蛋白ENTs轉運入胞。

與此相對的是,另一些科學家在哺乳動物體內發現了NMN的直接轉運體:在小鼠小腸內名為SLC12A8的氨基酸、多胺轉運體,對NMN有很高的選擇性,能夠識別並快速吸收、轉運腸道NMN。該轉運體的發現,反駁了NMN在動物體內只能通過降解為NR,隨後才能由消化腔進入細胞內的論點,不過SLC12A8的表達與分佈還需更多研究。目前推測,NMN轉運攝取可能具備組織特異性,有的組織經轉運體轉運,攝取極快;有的組織經降解後攝取,相對較慢。

圖:NMN 進入細胞的方式

一旦進入細胞內,NMN主要有兩個去向:①直接被線粒體攝取,用於用於 NAD+合成,參與三羧酸迴圈、氧化磷酸化等能量代謝步驟,或作為表觀調節劑SIRTs的底物被消耗;②在胞質生成NAD+,進入細胞核,此處的NAD+主要作為表觀調節劑SIRTs、DNA修復機制PARPs的底物被消耗。

服用NMN後 視力獲得顯著改善

眼睛&衰老&NMN

年齡打破了蛋白穩態

隨著年齡增長

老舊蛋白沒有及時清除

逐漸在晶狀體裏形成渾濁的不溶物

因為光線不能透過

 所以患者視力明顯下降 

市場上對NMN

有各種良性回饋

有趣的是,很多中老年朋友

普遍反映服用NMN後

視力獲得顯著改善

為什麼NMN會提升

眼睛的功能呢?

我們體內無時無刻不在

合成新的蛋白質

而對於那些損耗

或已經喪失功能的蛋白質

則會光榮“退休”

新蛋白合成,老蛋白降解

這是一個回收迴圈再利用的過程

NAD是蛋白合成與降解過程中

最關鍵的輔酶之一

伴隨年齡的增長

細胞內NAD的含量下降

影響蛋白合成與降解

蛋白的天平失衡

晶狀體蛋白沉積造成視覺模糊

NMN助您明眸善睞

自從進入國內市場以來

康朗 NMN得到廣大消費者認可

高含量、精工藝等等

都是客戶對NMN的高度評價

通過補充NMN快速恢復

細胞內NAD的年輕狀態

 康朗 NMN助您擁有明亮的雙眸!

NMN抗衰老,不是為了不變老,而是為了健康的變老

談及衰老,很多人腦海中首先會浮現出老人、皺紋、疾病等多種辭彙,較為負面,而提及抗衰老人們則會率先想到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等代表人類永恆追求的辭彙,充滿著希望,令人開心,兩者形成很鮮明的對比,因此也可以理解人們長期以來對“抗衰老”的追求。

  但是同時,人們也必須知道,正是因為長期以來人們抗衰老的目標一直都是“長生不老”、“永葆青春”等可以說是較為遙遠的事情,“抗衰老”在很多人看來就是一種理想的事情,可信度並不高。直到如今,在中國仍有諸多人對NMN 抗衰老這一有著諸多科學權威認證的結論存在質疑。 在筆者看來,“長生不老”、“永葆青春”固然是值得人們去追求的,但是這應該被看作是一個終極目標,而不是每個時代“抗衰老”的目標。

人類抗衰老的目標應該是一步步前進的,而不是想要一蹴而就。NMN抗衰老,不是為了不變老,而是為了健康的變老。按照辛克萊的話來說“NMN增加的是20%的青春,而不是20%的壽命”。

 在目前的生命科學技術下,人類想要不變老是做不到的,我們只能夠延緩、減慢“衰老”在人體的流速。事實上,從2013年到2020年的諸多科學研究來看,科學家們採用NMN抗衰老的目標更多的是通過抗衰老來治療諸多由衰老導致的疾病,改善人類因為衰老而遭受的苦痛。

否則《Nature》等雜誌上不會存在那麼多NMN在預防和治療諸多疑難雜症方面有潛力的文章。 如今,在資本和社會人口老齡化形式的雙重發力下,NMN抗衰老逐漸在人群中普及開來,而放眼全國,分析人們選擇NMN時的理由,“延壽”無疑是占比最小的原因,因為人們是很清醒的,現階段的技術是無法達到這樣的目標的。同時對於很多人來說,相比低質量的活上120歲,高質量的活上100歲更受他們歡迎。 NMN抗衰老的目標不是為了不變老,而是為了健康的老去。

NAD+前體改善糖代謝

運動是我們談起減肥時,第一個會想到的策略。運動可以增加脂肪分解、氧化呼吸速率,以及線粒體生物合成。2016年,FrontPharmacol的文章通過動物模型證實,NMN對雌性肥胖小鼠糖耐量、肝脂質代謝、線粒體功能有顯著性改善,在某些指標甚至優於長期運動(6 周)的效果:

①雌性肥胖小鼠運動後肌肉NAD+水準有所回升,NADH水準回落,說明運動一定程度改善了細胞氧化呼吸能力;

②不運動但補充NMN的肥胖小鼠也表現出肌肉NAD+水準顯著增高,但同時 NADH也維持較高水準,說明NMN補充不僅改善氧化呼吸,還促進NAD+和NADH之間快速相互轉化;

③運動對肥胖雌性小鼠肝臟NAD+、NADH含量無顯著改善;

④不運動但補充NMN對肥胖小鼠肝臟能量代謝有顯著影響,NAD+和NADH水準大幅增加;且小鼠肝臟重量、肝甘油三酯也顯著下降。

肥胖不止影響患者本人,也影響其後代,在許多動物模型和人類中觀察到母體的不良飲食習慣對母親的雌性後代生殖有害。當母親在懷孕前期或懷孕期間患肥胖症,其女兒未來的卵泡儲備、卵母細胞質量都將受到不良影響。

一項研究採用小鼠作為模型,研究了運動或者補充 NMN 對親子肥胖的影響。研究人員發現,掌管卵子品質、生育能力的基因(Gdf9 和 Bmp15)對母親的飲食很敏感,小鼠肥胖會改變Gdf9和Bmp15的卵母細胞mRNA表達水準。鍛煉和NMN等干預措施顯著改善母體高脂飲食在雌性子代這方面的不利影響。

-NMN改善親子肥胖對後代生殖力的影響

NAD+前體改善糖代謝

與食物匱乏的我們的祖先相比,今天的飲食富餘的卡路裏壓倒了數世紀來人類建立的適應性代謝途徑,以II型糖尿病(T2D)為代表的現代生活方式流行病越來越低齡化、普遍化。在胰腺β細胞中,NAD+和SIRT1啟動效應,能回應葡萄糖濃度,並調節(由葡萄糖刺激引起的)胰島素分泌。

2011年,一篇文章探討了NAMPT和糖尿病的關係,高脂膳食和衰老均可損害小鼠的NAMPT介導的NAD+生物合成,促成T2D發病;NMN促進NAD+生物合成,能顯著改善小鼠葡萄糖、脂質穩態,具體為:通過逆轉高脂飲食引起的基因表達改變以回升肝臟胰島素敏感性,或刺激胰島素分泌,來改善疾病模型葡萄糖耐量低、胰島素抵抗等問題,因此作者認為NMN可作為針對飲食和年齡誘導的T2D的有效干預措施。

現今的糖代謝研究已不局限於肝臟、胰島、血液等外周器官組織,近兩年有一些研究開始發現中樞神經系統疾病與神經糖代謝密切相關,但結果有時與外周截然不同。神經元中SIRT1過表達將損傷雌鼠發情期和排卵,具有生殖抑制效果,與SIRT1在外周改善糖代謝的證據截然不同的是,神經元中SIRT1過渡活躍將降低糖耐量。

與神經元的SIRT1調節效應是相對獨立的是,星形膠質細胞的SIRT1活性參與星膠糖代謝和動物生殖力調節。星形膠質細胞SIRT1過表達的小鼠攝食量增加,體重增加,葡萄糖耐量降低,對飲食構成引起的肥胖也更敏感,但是相應地,這組小鼠行為更活躍,產能更旺盛,耗氧量也更高。當 SIRT1發生突變(去乙醯化酶功能缺失)時,小鼠食量減少,體重降低,葡萄糖耐量增大,對胰島素敏感性顯著提升,這種對比在雌性小鼠中尤為明顯。在生殖方面,SIRT1突變雌性小鼠發情週期受損,黃體減少,排卵減少。

NMN改善NO介導的內皮依賴性擴張並降低動脈氧化應激

內皮功能障礙是動脈粥樣硬化的主要先兆,它是臨床心血管疾病風險的預測因素,與許多常見的衰老疾病有關,包括認知障礙,阿爾茨海默氏病,運動功能障礙,胰島素抵抗和肌肉減少症人。我們先前已經證明,隨著年齡的增長,動脈SIRT1活性會降低,並導致與年齡相關的內皮功能受損。我們和其他人也表明,終生熱量限制可以預防,而短期熱量限制可以逆轉,這些是與年齡相關的內皮功能下降的原因。效果與動脈SIRT1活性增強有關。

在本研究中,我們證明了口服NMN補充劑可逆轉與年齡相關的內皮功能障礙。作為建立在我們以前的工作等人,我們的結果表明,衰老和補充NMN對內皮功能的影響是由氧化應激的差異介導的。研究表明補充NMN可以通過消除超氧化物介導的衰老對內皮功能的抑制來恢復老動物的內皮依賴性擴張。

總的來說,這些發現支持以下假設:氧化應激是與年齡相關的內皮功能障礙的關鍵因素,並表明氧化應激的抑制可能是NMN發揮其對老年動物內皮功能有益作用的主要機制。

科技部報導:口服NAD促進劑NMN有可能恢復卵子品質,進而恢復女性的生殖功能,這將遠比體外受精的侵入性小得多

  近日,發表在《Cell Reports》上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小劑量能逆轉卵子衰老過程的代謝化合物,成功提升了老年雌性小鼠的生育率,這為一些受孕困難的婦女帶來了希望。

  這項由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Hayden Homer教授領導的研究發現,一種非侵入性療法可以維持或恢復卵子的品質與數量,從而減輕年齡較大婦女懷孕的最大障礙。隨著年齡的增長,卵子品質的下降是由於細胞中一種對能量產生至關重要的特殊分子的水準降低所導致的。

Homer教授說:“高質量的卵子對成功懷孕至關重要,因為它們提供了胚胎所需的幾乎所有的構成要素。為此,我們研究了一種‘前體’化合物(這種化合物被細胞用來製造分子)是否可以逆轉生殖衰老的過程。”該研究提到的分子和“前體”的名字分別為NAD(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和NMN(煙醯胺單核苷酸)。

科技部報導:口服NAD促進劑NMN有可能恢復卵子品質,進而恢復女性的生殖功能

近日,發表在《Cell Reports》上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小劑量能逆轉卵子衰老過程的代謝化合物,成功提升了老年雌性小鼠的生育率,這為一些受孕困難的婦女帶來了希望。

  這項由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Hayden Homer教授領導的研究發現,一種非侵入性療法可以維持或恢復卵子的品質與數量,從而減輕年齡較大婦女懷孕的最大障礙。隨著年齡的增長,卵子品質的下降是由於細胞中一種對能量產生至關重要的特殊分子的水準降低所導致的。

Homer教授說:“高質量的卵子對成功懷孕至關重要,因為它們提供了胚胎所需的幾乎所有的構成要素。為此,我們研究了一種‘前體’化合物(這種化合物被細胞用來製造分子)是否可以逆轉生殖衰老的過程。”該研究提到的分子和“前體”的名字分別為NAD(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和NMN(煙醯胺單核苷酸)。

  Homer教授解釋說,小鼠在一歲左右時生育能力開始下降,這是由於卵子品質的缺陷造成的,這種缺陷與老年女性卵子的變化相似。Homer教授說:“我們在小鼠的飲用水中加入低劑量的NMN,在四周的時間裏對它們進行了治療,到了繁殖試驗期間,小鼠卵子品質得到顯著恢復,活胎數量也明顯增加。”

Homer教授表示,在發達國家,卵子品質差已成為人類生育能力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他說:“這是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因為越來越多的女性在年齡較大時開始懷孕,而且每四個接受試管受精的澳大利亞女性中就有一個年齡在40歲以上。試管授精不能改善卵子品質,所以對年齡大的女性來說,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使用年輕女性捐獻的卵子。”

這項研究表明,口服NAD促進劑有可能恢復卵子品質,進而恢復女性的生殖功能,這將遠比體外受精的侵入性小得多。但是,需要著重強調的是,儘管這些藥物很有前景,但它們的潛在益處仍有待臨床試驗的檢驗。

這項研究是與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合作完成的。

NMN-治療2型糖尿病的新靶點

金澤大學和東京國家衛生與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在《自然通訊》中報道了一種調節肝臟攝取葡萄糖的新機制,該機制對2型糖尿病及其治療有重要意義。

由Inoue領導的石川金澤大學的研究小組的和東京國家全球衛生醫學中心的合作者證實 :Sirt2(一種去乙醯化酶)通過修飾GKRP調節肝臟葡萄糖激酶的關鍵分子,這一機制為2型糖尿病的治療提供了一個潛在的靶點。

研究人員在小鼠中進行了實驗,並且發現表達一種不能被乙醯化干擾HGU的GKRP,表明GKRP的乙醯化涉及到HGU和維持正常的葡萄糖水準。此外,研究人員發現,NMN (NAD+的前體)依賴的Sirt 2 活性降低和Sirt 2依賴的GKRP去乙醯化缺陷導致肥胖糖尿病小鼠中的HGU異常。

圖:NMN與糖尿病的實驗結果

這些結果表明:NMN依賴的GKRP去乙醯化在HGU正常化的調節中具有重要的作用。這種調節是靶向2型糖尿病和肥胖的重要治療靶點,也是HGU損傷的重要機制。NMN在治療2型糖尿病方面早已有大量研究。
總體而言:NMN可增強胰島素的敏感性,改善因飲食以及年齡誘導的葡萄糖耐受不良。

 NMN改善糖尿病理論來源 

NAD+的分子量過大,無法通過細胞膜進入細胞中,所以是不能直接口服的。但是經過科學家的堅持不懈的研究,終於證實通過服用NMN可以有效提高NAD+含量。NAD+又叫輔酶Ⅰ,全稱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三羧酸迴圈的重要輔酶,促進糖、脂肪、氨基酸的代謝,參與能量的合成;NAD+又是輔酶I消耗酶的唯一底物。NMN在我們人體內是長壽蛋白的輔因數NAD+的前體物質,NMN會在體內轉換成NAD+。

簡單來說,NMN可以修復全身受損的基因,當NMN被攝取到人體後,NMN在血液中的濃度就會逐漸上升,並在短時間內隨血液迴圈進入人體多個組織中,在人體組織中合成NAD+,提升NAD+水準,從而提升人體細胞和DNA的修復水準,改善糖尿病。

當然,NMN的功效不僅只能改善糖尿病,它還被世界頂尖學術期刊反復證實了NMN確實可以啟動細胞,延緩衰老,修復DNA損傷,平衡免疫機制等功效。

服用NMN後 視力獲得顯著改善

白內障、青光眼、黃斑病變

合稱為老人視力的三大殺手。

將近三成的患眼疾老人會出現抑鬱狀況。

經常會聽到身邊的老人說自己

看不清楚了,眼睛不好了

那麼,老年人出現視力模糊的

原因有哪些? 

一般來說造成老年人視力模糊

的主要原因有如下幾點:

老年人的年齡增大,視網膜結構出現生理性褪化

缺乏合成視色素所必需的維生素和重要的代謝物,如NAD

一些老年疾病,比如白內障、青光眼等等,讓視力下降

老年白內障

老年白內障是指中老年

開始發生的眼球晶狀體混濁

臨床表現為視力模糊

據統計,我國60歲以上的老人

有75%的白內障患者

隨著年齡增加,患病率明顯增高

在衰老進程中

蛋白降解系統會發生老化

細胞內有待清運的舊蛋白

不斷累積聚焦

 進而影響細胞的正常功能 

眼睛&衰老&NMN

年齡打破了蛋白穩態

隨著年齡增長

老舊蛋白沒有及時清除

逐漸在晶狀體裏形成渾濁的不溶物

因為光線不能透過

 所以患者視力明顯下降 

市場上對NMN

有各種良性回饋

有趣的是,很多中老年朋友

普遍反映服用NMN後

視力獲得顯著改善

為什麼NMN會提升

眼睛的功能呢?

我們體內無時無刻不在

合成新的蛋白質

而對於那些損耗

或已經喪失功能的蛋白質

則會光榮“退休”

新蛋白合成,老蛋白降解

這是一個回收迴圈再利用的過程

NAD是蛋白合成與降解過程中

最關鍵的輔酶之一

伴隨年齡的增長

細胞內NAD的含量下降

影響蛋白合成與降解

蛋白的天平失衡

晶狀體蛋白沉積造成視覺模糊

NMN助您明眸善睞

自從進入國內市場以來

康朗 NMN得到廣大消費者認可

高含量、精工藝等等

都是客戶對NMN的高度評價

通過補充NMN快速恢復

細胞內NAD的年輕狀態

 康朗 NMN助您擁有明亮的雙眸!

不同身體狀況的人是否適合吃NMN?

①補充NMN可能通過NAD+-SIRT1/3-PCG1α途徑來減輕脫髓鞘病變及其相關的炎症和氧化應激,進而緩解三叉神經疼痛症狀。

②有臨床試驗證實,NAD+前體補充有助於預防“再灌注後冠狀動脈再梗阻”。此外,NMN還可以預防心肌梗死後的收縮性心力衰竭,改善患者遠期生存情況。

①大多數三叉神經痛的病人是由三叉神經根受壓引起,而神經壓迫導致疼痛症狀的機制目前認為似乎與壓迫神經周圍的局部區域脫髓鞘有關,脫髓鞘病變可能引起異位衝動產生而導致疼痛發作。

②補充NMN可能通過NAD+-SIRT1/3-PCG1α途徑來減輕脫髓鞘病變及其相關的炎症和氧化應激,進而緩解三叉神經疼痛症狀。

有臨床試驗證實,NAD+前體補充有助於預防“再灌注後冠狀動脈再梗阻”。此外,NMN還可以預防心肌梗死後的收縮性心力衰竭,改善患者遠期生存情況。

既往研究發現HIV感染患者存在NAD+下降的表現,可能與CD38異常活化有關,HIV感染者的整體慢性炎症和早老表現可能也與NAD+缺乏相關。因此服用NMN補充NAD+可能對改善HIV感染者的整體狀況有好處。今年報導了一例使用NAD+前體(煙醯胺)+抗逆轉錄病毒療程徹底治癒HIV感染的病例,稱為聖保羅病人。暗示服用NAD+前體可能與有助於徹底清除HIV感染。

NMN-治療2型糖尿病的新靶點

金澤大學和東京國家衛生與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在《自然通訊》中報道了一種調節肝臟攝取葡萄糖的新機制,該機制對2型糖尿病及其治療有重要意義。

由Inoue領導的石川金澤大學的研究小組的和東京國家全球衛生醫學中心的合作者證實 :Sirt2(一種去乙醯化酶)通過修飾GKRP調節肝臟葡萄糖激酶的關鍵分子,這一機制為2型糖尿病的治療提供了一個潛在的靶點。

研究人員在小鼠中進行了實驗,並且發現表達一種不能被乙醯化干擾HGU的GKRP,表明GKRP的乙醯化涉及到HGU和維持正常的葡萄糖水準。此外,研究人員發現,NMN (NAD+的前體)依賴的Sirt 2 活性降低和Sirt 2依賴的GKRP去乙醯化缺陷導致肥胖糖尿病小鼠中的HGU異常。

圖:NMN與糖尿病的實驗結果

這些結果表明:NMN依賴的GKRP去乙醯化在HGU正常化的調節中具有重要的作用。這種調節是靶向2型糖尿病和肥胖的重要治療靶點,也是HGU損傷的重要機制。NMN在治療2型糖尿病方面早已有大量研究。
總體而言:NMN可增強胰島素的敏感性,改善因飲食以及年齡誘導的葡萄糖耐受不良。

 NMN改善糖尿病理論來源 

NAD+的分子量過大,無法通過細胞膜進入細胞中,所以是不能直接口服的。但是經過科學家的堅持不懈的研究,終於證實通過服用NMN可以有效提高NAD+含量。NAD+又叫輔酶Ⅰ,全稱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三羧酸迴圈的重要輔酶,促進糖、脂肪、氨基酸的代謝,參與能量的合成;NAD+又是輔酶I消耗酶的唯一底物。NMN在我們人體內是長壽蛋白的輔因數NAD+的前體物質,NMN會在體內轉換成NAD+。

簡單來說,NMN可以修復全身受損的基因,當NMN被攝取到人體後,NMN在血液中的濃度就會逐漸上升,並在短時間內隨血液迴圈進入人體多個組織中,在人體組織中合成NAD+,提升NAD+水準,從而提升人體細胞和DNA的修復水準,改善糖尿病。

當然,NMN的功效不僅只能改善糖尿病,它還被世界頂尖學術期刊反復證實了NMN確實可以啟動細胞,延緩衰老,修復DNA損傷,平衡免疫機制等功效。

NMN產品不選貴的,只選對的!

糖尿病、癌症、心血管疾病、癡呆等很多疾病的發病率隨著人體衰老而增加。

NMN9600能夠對2型糖尿病進行有效的干預,緩解糖尿病症狀,增強胰島素的敏感性,抑制糖尿病併發症的發生。

NMN是人體固有的代謝產物可以直接轉換為關鍵性輔酶NAD+改善糖尿病 提高身體免疫力
是人體代謝活動不可或缺的物質!